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板老班的博客

……教育的理想就在于使所有的儿童都成为幸福的人……(苏霍姆林斯基语)

 
 
 

日志

 
 

寻根  

2009-12-03 17:51:40|  分类: 德育美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我从1990年开始当老师当班主任,至今已经20年,在人生中最宝贵的这20年生命里,我一直在教育第一线摸爬滚打,带了七届高中毕业班。在历经彷徨、徘徊、反复、挣扎之后,仍摆脱不了做教师的宿命,索性改变心态,把教育当做生命中唯一重要的事情来做。2007年,带了一个差乱班,没想到就这样一个班级,让我前18年教育的积累完全爆发了出来,不仅在带班时将自己的精力和智慧发挥到极致,在这个“老板老班的博客”上,也已经码足了百万字,500多篇文章。回头看看,自己也有些吃惊,这才知道原来每个人的潜能都是很大的,只在于被激发与否。

       其实早在七八年前我就想写点东西,那时的我,已经有十几年的积淀,对做教育也已经有了一些感悟,但总是不能定下心来写作,每天流于应付繁杂的工作(我干的是学校里民工的活:年级长),身心疲惫,无心恋战。做反思总结是需要静心的,对教育的感悟既需要时间也需要心境,时间一天天过去,笔下始终不见一字。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找不到方向感。闭门造车式地做教育,只能凭自己的灵气悟性和坚持,不可能走上可持续发展之路。之所以开博,一方面是想记录自己教育实践的历程,另一方面也是想开拓视野,结交热爱教育事业的同道中人。从这两年的情况来看,基本上达到了这两个目标,我的博客上有三百七十多位博友,其中不乏教育界的精英或关注教育事业的有识之士。此外,我利用参与编书、主持班主任沙龙、外出讲学、参加各种德育研讨会的机会,结识了一大批教育界的朋友,和他们的交往、交流,极大地丰富了我的教育思想,从他们身上,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我们在一起忘记了身份、地位、专业的差别,平等地交流切磋,共同探讨教育的热点问题。与网络上和现实里这些好友的交流,是一件幸福的事,是一个草根班主任战胜职业倦怠感、谋求不断实现自我价值的有效途径。

      应该说,和更多长期默默无闻地工作在教育第一线的班主任朋友相比,我是幸运的,依托南师大班主任中心这个平台,这两年我的进步比较快。我知道,比我优秀的教师大有人在,只是他们还缺少平台。所以,我一直怀着感恩之心做教育,我的班级情况复杂,让人操碎了心,但是我始终坚持着,不放弃不抛弃,纵然所有的人都失去了信心,我还在坚持。

      但是,人不能满足于现有的成绩止步不前,更何况我还没有什么成绩。回顾我的教育之路,大致走过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从1990年到2007年,共18年,很漫长,但是几乎没有什么进展,用朋友的话说,这是在积累,其间做了16年班主任、6年年级长、送走了6届毕业生。我感觉,这18年我和绝大多数同事一样,每天做着同样的事,没有太多的思考,在今天看来,是一段蹉跎岁月。别人早已发展,而我还在迷茫中,这段时间书看得也比较少,可以说没有系统地研究过教育理论。今天我来解剖自己,是为了提醒更多的年轻教师,不要在迷茫中虚度了光阴,认准了目标,就要好好干、好好规划自己的人生,要么就甘于平庸。我注定了不能安于现状,在经历了太多曲折之后,我发现尽管教育事业不怎么爱我,我仍然深爱着这个令我深恶痛绝的事业。我身处的环境,可谓恶劣,但是唯有这样的条件,才能激起我战斗的欲望。我决心潜下心来好好做一番事业,这时,已经是2007年了,我已过了四十岁,很多人开始失去斗志,准备过一种安逸的生活了,而我,才刚刚起步。我笃信这样一句话:从什么时候开始都不算晚。于是,就有了这个博客和我的教育故事。

    时至今日,我再次遭遇瓶颈。当我一头热情地不知疲倦地写着日志时,我忽然发现,我找不到方向了。想起不久前山东枣庄的优秀班主任赵峰老师和我的交流,赵峰尽管能力超强、充满了智慧,也获得了“山东省十佳班主任”称号,但是他不也是遇到了瓶颈,出现了困惑吗?所以,他来到南京,参加我们的沙龙,结交新的朋友,以图更好的发展。而对于我来说,参加班主任沙龙、外出讲学、走上省电视台讲坛、上了杂志封面,我还是糊里糊涂,每天只知道埋头拉车,不知道抬头看路,整天耕耘着自己小小的博客,像一个老农守着自己自留地里的一片庄稼。

   敢问路在何方?与其这样问自己,不如反躬自省:我教育的根基在哪里?没有根,教育之树如何能不断长大?

   江苏省教育学会班主任专业委员会成立了,班主任有了自己的组织,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虽然还刚刚起步,声音和力量都很弱小,但是可以预期,在目前的教育形式下,她必将能很快发展壮大。德育工作,任重而道远;班主任专业化发展,小荷才露尖尖角。两天的会议,不仅再次和志同道合的朋友聚到了一起,更是在交流、聆听中有了新的感悟。

    好友袁子意老师一针见血地指出,我的教育智慧已经发挥到极致,文字、语言的魅力也非常人能及,但是我发展到今天,更需要思考自己的教育之根是什么。他说得太对了!无论是班主任专业化发展,还是后期我们在一起讨论的班主任个性化发展,万变不离其宗,任你怎么发展也不能没有“根”,否则就成了无本之木无源之水。我已经感觉到了压力,寻找可持续发展之路成了我现在的首要任务。

    我们在一起谈到了陶行知,更让我有了感慨。感谢朋友的指点迷津。

    对于陶行知先生,我更应该别有一番感情,因为我工作了20年的学校,前身是创办于1904年的安徽旅宁公学(1912年更名“安徽旅宁中学”),1915年因时局不定等原因学校停办。到1923年,南京安徽旅宁公学得以恢复,更名为“南京安徽公学”,陶行知被推选为校长,陶先生担任这一职位时间长达六年(1923—1929)。所以,伟大的教育家陶行知先生是我们学校的校长,而因为宣传不够,外界很多人都不知道。

    陶行知是我最景仰的教育家,陶行知的教育思想由于根基于教育和人的发展本质,又符合我国的国情,所以,多少年都不会落后,更不会被淘汰。在今天看来,陶行知的思想仍然那么鲜活、先进,站在时代的前沿,和陶行知所处的时代相比,我们科技进步了、生活质量提高了,但是,很惭愧,我们的教育思想和教育行为反而与陶行知的思想渐行渐远。反思自己做教育,其实在很久之前,我就是以陶行知为榜样和精神动力,外出学习,我行李中必放的一件东西就是《陶行知教育文集》。在我的博客上,也常有关于陶行知的文章。似乎冥冥之中自有安排,我惊讶地发现,我博客里的第一篇文章竟然就是关于学陶的《如果全社会都读陶行知的书……》,虽然现在看起来有点幼稚,但是当时我做这番发言时也是震动了全场的与会者。这个偶然的巧合无形中反映出陶先生在我心中的地位。

寻根 - 老板老班 - 老板老班的博客

    我在校园里的陶行知像前留影

   陶行知思想,其实是我们学校办学的最宝贵的资源,全国还有哪所中学能有这样的殊荣?陶行知亲自担任过六年的校长!我们校园里唯一的古建筑——行知馆是文物保护建筑,所有到我校参观的领导、老师都喜欢在行知馆前留影纪念。我们的校训:“实”,也是陶先生留下的。

寻根 - 老板老班 - 老板老班的博客

北京优秀班主任工作室成员在行知馆前合影

    可惜啊!我们学校一直未能把行知精神发扬光大。以至于很多人都知道晓庄和晓庄学院(前身为1927年陶行知先生创办的晓庄试验乡村师范),却不知道早在1923年陶行知就在我校担任校长。很多年前,我就向学校提出办“行知班”,我说我来带这个班,在实践中践行陶行知思想,把陶行知的教育理念和今天的教育现实相结合,走出一条有自己特色的学陶之路。我的建议如石沉大海,我感到无助、郁闷,好在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事情过去了也就过去了,但是,办行知班、走行之路一直是我一个心结。后来,学校曾经命名过一个“行知班”,但那只是形式上的,没有任何“实”的内容,再后来,连“行知班”这个名号都没有了。在我的理想中,“行知班”一定是要扎扎实实走行知路的,用自己的实干做出成绩来,让行知思想在现代社会弘扬,用事实来证明陶行知思想的先进性。这么一笔宝贵的教育资源弃之不用,行知馆成了仓库,校训成了装点门面的空话,心痛。

 寻根 - 老板老班 - 老板老班的博客

陶行知先生题写的“实”字校训

   其实,我们学校一直在秉承陶行知思想走着有特色的办学之路,我们的社会实践做得有声有色,无论是美术特色还是音乐特色,都有了相当的知名度,但是,却没有人想到,将我们所做的一切与陶行知思想结合起来。我想,那才是我们的教育之根。而走进校园,除了一尊小小的陶行知先生塑像和一个破落的行知馆,却感受不到陶行知思想的文化氛围,学生不以自己是陶行知的传人自傲、不以行知精神激励自己的成长、不以行知思想提升自己的道德品质修养,我想,我们愧对老校长!

   南京市浦口区行知实验小学校长杨瑞清,1981年从南京晓庄师范学校毕业后到南京市江浦县五里大队小学任教。20多年后,把这所破旧的农村小学办成了“省级模范学校”。他先后创办了行知实验班、行知小学、行知基地、开展了“不留级实验”、“村级大教育”以及“赏识教育”研究,受到全国教育界瞩目。杨瑞清校长扎根乡村教育二十多年,用自己的“实”、“干”对行知思想做了最好的诠释,近日杨瑞清当选新中国60年江苏教育最有影响的20位人物,被誉为“当代陶行知”。杨瑞清的教育之路,是一个绝好的样本,这其中包含了信念、奋斗、执着,历经艰难方成就大业。我与杨瑞清校长私交甚好,杨校长是沙龙的常客,一点也没有名人的架子。去年,我们学校带着四百多名高二学生去杨校长的行知教育实践基地做社会实践,为期四天,我的日志《走在行知路上》完整地记录了这次学农的经历。这次在班主任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上再次聆听杨瑞清的报告,再次被他朴实无华的教育思想、踏实肯干的行知精神和谦虚儒雅的人格魅力所折服,教育激情再次被这位前辈点燃,在袁子意老师的指点之下,我心中那个遥远的心结再次清晰地浮现在眼前:带行知班、走行知路,做行知传人。

寻根 - 老板老班 - 老板老班的博客

我和杨瑞清校长

      我停下了日志的写作,这几天一直在静静地思考,20年教育实践,终于找到了方向,也找到了再次前行的动力。不要说已经有多少人做过这样的事了,从什么时候开始都不算晚,陶行知精神的践行者,不是多了而是太少了!我来加入这个阵营。我准备和领导再次提出申请,去带一个“行知班”,我觉得从陶行知的思想中能不断汲取教育的营养,陶行知的精神也是激励我前进的力量,有了这个“根”,我的教育之路会越走越宽。

  

  评论这张
 
阅读(81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