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板老班的博客

……教育的理想就在于使所有的儿童都成为幸福的人……(苏霍姆林斯基语)

 
 
 

日志

 
 

让我们看云去!(安徽写生日记之三)  

2009-04-14 10:04:19|  分类: 生命历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月12日 星期天 雨

    先请大家看几张在宏村随手拍摄的几张相片,照相机是傻瓜的,我对摄影完全是门外汉,从装备到技术都非常业余,凑合着看个意思吧。

让我们看云去!(安徽写生日记之三) - 老板老班 - 老板老班的博客

宏村的外景,从桥头的大树那里进去就进入了景区

让我们看云去!(安徽写生日记之三) - 老板老班 - 老板老班的博客

村前的古红枫是牛的犄角之一,是宏村的标志

 

让我们看云去!(安徽写生日记之三) - 老板老班 - 老板老班的博客

宏村有堪称中国一绝的人工水系,这是村外围的南湖,水平如镜

让我们看云去!(安徽写生日记之三) - 老板老班 - 老板老班的博客

让我们看云去!(安徽写生日记之三) - 老板老班 - 老板老班的博客

典型的徽派建筑,高低错落的五叠式马头墙,远看去,抑扬顿挫、高低起伏。马头墙原来的作用是封火山墙,防止邻家失火殃及自家。而今,马头墙则演变成了徽派民居的商标。

让我们看云去!(安徽写生日记之三) - 老板老班 - 老板老班的博客

每进院落墙高屋深,窗户很少且较小,但天井之上会开一个天窗用来采光,雨水也会顺着这个天窗落进院中,再经下水道流入湖中。因水能生财,取“四水归堂”之意。进进院落还有为防止雨水冲刷而特意刷成洁白的粉墙,配上黛青色的瓦、飞挑的檐角,构成一幅完美的历史画卷。

让我们看云去!(安徽写生日记之三) - 老板老班 - 老板老班的博客

宏村是一个牛形的村落。人工水系以“牛肠”为线,引西流之泉水,南转东出,九曲十八弯,百转千回,利用地落差,使泉水从村中潺潺流过。上游设有水闸,控制着水的流量,保证着牛肠里的水不少不溢。水流顺着“牛肠”流入村中的“牛胃”。“牛胃”原是村中的一眼天然泉水,后开拓成一个水塘,呈半月形,村人称之为“月沼”。照片中月沼对面的民居曾作为八十年代普通邮票中8分的安徽民居画面

 

让我们看云去!(安徽写生日记之三) - 老板老班 - 老板老班的博客

窄窄的小巷宛如一线天,在古村落里纵横交错,比比皆是

 

    欣赏完风景,说点和写生有关的事。

    组织大型学生活动,任何小事都是大事,反过来说,有的所谓大事其实并非那么严重。冷静的心态很重要,决策不可随意,考虑好了才行动。遇事镇定不慌,有问题解决问题,没问题不没事找事。学生必须清楚应该知道的,前提是指挥者必须首先清楚要安排哪些事。一切要有序地进行。如果我的决策者,首先我自己是要有主见的,不能听谁说都觉得有道理,别人的意见可以参考,一旦形成决议,那就坚决执行不能犹豫。通知传达到几百个人,就不能随意更改,因为朝令夕改会让底下无所适从。当年皖南事变中,新四军的队伍即使掉一个头换个方向都造成了很大的混乱,耽误了宝贵的突围时间,更不用说犹豫不决,一个会议开七个小时,最后谁也没有说服谁,完全浪费了时间,这和我们搞活动还不一样,浪费的不仅仅是时间,更是人的生命。
    有人觉得这么多人的行动,又是半大的孩子,肯定会很乱而且不好指挥。其实很简单,首先把流程明确了,比如我的班分成三个小组,组长选择能力强、责任心强的,凡事我只通知组长,组长再传达给组员。户外的客观条件如此,喊个话都困难,你在上面喊破了喉咙,底下很多人根本听不见或不听。正确的做法是:领导召集班主任,把事情简单明确地布置下去,班主任立即找来组长传达,组长回去和组员一说,搞定了。现在通讯又很发达,大多数学生有手机,班主任掌握着学生的手机号码,万一有个什么情况直接通知到本人就行了,没那么复杂。
   再举一个例子,一件小事不安排到位,就会带来很大的麻烦。比如,这次我们遇到一个情况:我们学生一共一百九十一人,吃饭按十人一桌,要十九桌,但是我们住的地方一次只能摆下十三桌,就必须分成两批。这个情况以前没有碰到过,问题看起来不大,但是安排不好非乱不可:谁先谁后?还是先来的先吃?我们到达的第二天重点就是安排这件小事。每个班人数都不是整数,牵涉到拼桌,我们首先是确定每桌的人员,把尾数切出去混编成一桌,每桌指定桌长,十九桌就是十九号,然后再把十三张饭桌按位置都编上号,其中有六张桌子有两个号,比如第一张桌子是第一号同时也是第十九号,以此类推,另外七张桌子只有一个号,比如第七号也就是第七张桌子。这样每个人每次吃饭都在同一张桌子上,只是时间有所不同,比如这一顿第一批是一到十三号吃,吃完后翻台,第十四号到第十九号二十分钟后来吃饭,下一次再换过来。这样,永远是一到六号和十四到十九号轮换,中间的第七到第十三号始终都是第一批吃饭。这种安排只要一次操作好以后就不用管了,每个人都清楚这一顿饭我是什么时间吃,在哪张桌子上吃,教师通知和检查起来也方便。每一顿饭哪些人先吃哪些人后吃全部在一张表上列好,一劳永逸。老师的两桌永远是跟着第二批吃。问题就这么解决了。

让我们看云去!(安徽写生日记之三) - 老板老班 - 老板老班的博客


    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我们这次四个班的学生分在五辆汽车上,每个班切出尾数拼成一辆车,一个班组成一个小组,我不认识其他班的同学,每次我只问组长就行了。每个人都明确地知道自己应该上哪辆车,根本不会乱。上次我们学农,九个班十辆车,先按班级点名集中,切出去的人是固定的,我在第十辆车前喊一声:拼车的到我这里集合。一切搞定,四百多学生几分钟就上车完毕。
   问题总是这样,需要一个一个解决,比如眼前有十个问题,你不能看到都是问题就急躁,一急反而会乱了方寸,先排个序,把首要的问题先解决掉,再去对付其他的问题。困难总有办法应付它,只要肯动脑子,没有解决不了的困难。所以,我从未觉得带这么多学生出门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但是,问题总是会层出不穷,解决掉一个,就开始考虑解决下一个。
   下一个问题,写生过程的管理。宏村确实太过繁华,商铺林立,游人又多,街道纵横交错,宛如迷宫一般,村外我们的驻地附近台球桌、网吧、烧烤摊位遍布其间,给管理带来了巨大的难度。一些不自觉的学生到了这里就象出笼的小鸟,到处乱跑,也不认真作画,逛街甚至偷偷溜进网吧,一天下来画作完不成。

让我们看云去!(安徽写生日记之三) - 老板老班 - 老板老班的博客

夜晚的宏村街头全是这样的烧烤摊子,热闹非凡

   外出写生当然不排除有放松心情的成分,也不可能象在学校里管理得那么紧,但是主要目的还是画画,只不过是把课堂从画室搬到了户外。但是学生的自控能力毕竟有限,他们是不可能那么自觉的,如果不加强管理就是一盘散沙,到头来钱也花了,时间也耗费了,什么收获也得不到。

  针对这个情况,我们开了几次会,强调必须按组集体活动,老师加强指导和巡视,晚上必须把作业交齐,不能完成的晚上加班补作业,九点半后禁止外出。晚上评完画后我召集了班上学生开会,把相关制度又强调了一遍,对前两天的情况作了小结,还规定了一些处理措施,违规的第二天就不许外出写生了。

  学生就是这样,你不严格要求,他就会自我放松,你退一寸他就进一尺,面对花花世界,教师要适应,学生也有个适应的过程。相信他们会越来越好的。

  今天下了一天的雨,对写生是个严重的干扰,夜里雨还一直在下,明天要去西递写生,如果雨不停会很麻烦的。但是,这样的重大行动计划不能随意更改,如果下雨,也只能自己克服困难了。

(4月13日记于宏村,4月14日发于西递)

 

  评论这张
 
阅读(1150)|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