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板老班的博客

……教育的理想就在于使所有的儿童都成为幸福的人……(苏霍姆林斯基语)

 
 
 

日志

 
 

送考记(三)无锡记(4)  

2010-02-04 09:58:15|  分类: 激情六班演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月2日以后,事情变得简单起来,每天早晨学生去考试,也有人不考的,就休息,下午回来吃饭,我则在房间里写日志,一切井然有序。我基本上不去学生的房间,不去干涉他们考试,平时多半是在吃饭时和学生交流一下。这些学生中,有考得勤的,每天一场;有会偷点懒的,隔一天考一次。不过,他们这次过来,最少的也要考到三场。

    我的任务主要是留守,帮助学生解决困难,没有问题我就不必多管闲事。我知道这其中也有少数学生到了无锡来依然很贪玩,晚上逛街上网什么的也是有的,离开家单飞的心情总是很不一样的。其实我现在看他们的感觉和过去不同了,以前是像看孩子一样,而现在好像是在看准大学生,在我心中,他们已经即将成年了,是个大人了,所以,管理的尺度相对宽松,让他们学会开始对自己负责,安排好自己的考试和生活。时间过得真快,回想两年多以前,刚刚走进高一(6),那是一幅什么样的景象!一群懵懂而迷茫的孩子。现在,他们都已经长大成人,我不想用很功利的眼光看待他们的成绩和表现,健康就好!长大就好!美术生在高三这段特殊的时期,当别的学生仍然坐在教室里苦读课本、拼命解题时,他们却走南闯北,转战于各个城市之间,过着另一种高考的生活。这段经历无疑是很有意义的,哪怕最后颗粒无收,社会是一所最大的大学,生活本身就在实施着它应有的教育功能。真希望学生的家长们也能看到这点,而不要以为这一切仅仅是为了获取一张入围通知书。

    没有家长的照顾,也没有老师的过度关照,他们一样能自己处理一些事情,而这些是他们必须学会的。我这个老班,似乎早已走出了狭小的教室,陪着他们一起经历、一起走过、一起感悟。或许他们现在仍然是盲目的,但是我想这段旅途会永远留在他们的记忆之中,无论将来他们身在何方,大学之路,从现在就已经开始了。

    2月2日下午,同事蒋老师从南京赶到无锡,和我一起组织后半程和返程的安排,那个晚上,我们谈了很久,我向他全面地阐述了我的教育观念和对教育现状的思考分析,一直到深夜三点钟。我们大部分学生将在2月4日考试结束后返回南京,少数人仍然留在无锡继续他们的考试,我们老师也将在4号随车返回,那些留在无锡的学生完成他们的考试后自己回南京。我们在走之前,还要帮他们把住宿和返程票安排好。

    每年的美术单招和春运总是同步的,这给学生的出行带来了不小的麻烦。无锡到南京,是个一个多小时车程的短途,即便如此,2号在南京买5号的返程票已经买不到了,蒋老师2号下午到了无锡,在车站看到排队买票的长龙望洋兴叹,再次无功而返。我们这才有些焦急,本来因为无锡到南京的车很多,票应该不难买,何况是提前3天,现在看来,事情也不是那么简单的。我们决定3号一大早再去火车站试试,如果实在不行,只好买汽车票了。

    3号早晨,刚刚开始售票时我们就赶到了火车站,买票的人倒是不多,再一问,5号下午到南京的动车已经没有票了,非动车的过路车更没有票。无奈,只好去买汽车票了,汽车票不紧张,走去就能买到,好在路程不长,坐汽车两个小时也能回南京了,现在只要能走掉就行。

    3号下午,本来想和蒋老师一起去湖滨中学看看,因为此前蒋老师还没有去过湖滨中学,很想实地考察一下,谁知我们刚下车,还没有走到校门口,一个电话打过来,说是那边出事了。打电话的是我们的一个学生陈梦颖,我们班的美术课代表,她坐出租车回宾馆,下车开车门时,被一辆电动自行车从后面撞上来,她自己人没事,骑电动车的人摔了个大跟头,腿摔肿了,车摔坏了,出租车的车门也撞坏了。听到这话我的头就大了,和蒋老师立即又打车返回宾馆。在宾馆门口看到了那幅平时在马路上经常看到的景象:一辆出租车停在路边、一辆电动车倒在一边、为了一大群人在看、一些人在打电话……

    我的第一感觉是遇到碰瓷的了,因为我以前曾经遭遇过类似的事情,这会让学生,一个姑娘,手足无措的,所以,陈梦颖在第一时间里想到了老班,求助。我们过去看了一下情况,还好,三方都有责任:一个送速递的小伙子违章在快车道上骑电动车,而且速度很快、陈梦颖从左边打开车门准备下车被小伙子一头撞上,也是疏于观察、出租车违章在快车道上停车下客且没有锁住左侧车门又没有及时提醒,也有责任。司机看我到了,对陈梦颖说你老爸来了,我们看看怎么解决吧。陈梦颖说谁是我老爸?他是我老班……原来无锡人听不懂南京话,把“老班”听成了“老爸”,哭笑不得。不过我在这里,可不就是她们的临时老爸吗?

    那个小伙子被确认不是碰瓷的,这就是一起小交通事故。事情好就好在大家的态度都还好,协商解决。司机要我们适当赔偿一下车门的损失,我没答应,理由是司机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而且车有保险,用不着自己掏钱修,至于因事故来年的保险费上浮也只能自认倒霉了,我们赔司机损失没道理。我说我们是外地人来考试的,我在南京也开车,你别蒙我,不行的话我们就报警;小伙子电瓶车摔坏了,违章在先,有责任,大家各出一半修车的费用。我看了一下电瓶车的状况,说你修一下不会超过一百元,这样,我们出五十,你自己去把车修好吧。小伙子不肯,非要我们陪他一起去修,多少钱大家各付一半。大家看看商议不成,我打了110报警,警察很快赶到,一看情况,提出的解决方案和我刚才说的一样,只是修车的问题采纳了小伙子的建议,这下大家没话说了,一起来到修车行,一问老板,人家检查了一番说修一下15元,唉!还不如刚才我提的方案,拿50元走人,这下只剩七块五了!小伙子真老实,说车是老板的,回去不好交差。我们看着不忍心,把车帮他仔仔细细修了一边,换了零件,一共三十元,也没有一家一半,30元我全掏了。事情就这么圆满了解决了,算是这次外出的一个小插曲吧。人没受伤就是最大的幸运,大家说说笑笑返回了宾馆。转念一想,我对蒋老师说:无锡人还真是挺友好的,你看,出租车司机、送速递的小伙子、修车的老板、交警,包括刚才看热闹的路人,大家都没红脸,友好协商,旁边人没有一个起哄的,也没有因为我们是外地人就欺负我们,警察的态度也好,总之了,这件事让我对无锡人有了很好的印象,唯一的小遗憾就是这两天打车时,有的司机会绕点路,多收个几块钱,但是服务态度都是蛮不错的。算了,不计较了,总体感觉不错就行了。

    晚上陈梦颖妈妈打电话来,感谢了一番,不多赘言。

    2月4日,也就是我们在无锡的最后一天会很繁忙,因为有退房、寄存行李、走的不走的都要安排妥当,账不能算错,考试不能耽误,全是一些繁琐的事。所以回到饭店后就一直在忙,蒋老师那边负责学生的车票发放,我在安排房间。只要把4号的事情搞定,我们这趟送考也就算完成了任务。

    这几天送考,看上去事情不多,其实很琐碎也很复杂,不断地有人走,房间不断地调整,学生随时都会遇到麻烦需要帮助,所以每天就在忙这些琐事中很快过去,屈指一算,也有5天没回家了,儿子天天打电话给我,说是想我了。我说等我忙完这几天就回来陪你。好在虽然繁琐,倒也波澜不惊,学生的考试也按照他们自己的计划顺利进行了。今天(2月4日),我也将结束这一组送考日志,关闭电脑,收拾行装,准备下午的返回工作。如果不出意外,下一篇日志就是在南京写了。无锡送考记,遂告一段落。

    我的下一站会在哪里?

    且不去多想,因为,我确切地知道,前方还有数不清的事情在等待着我,而现在,我只想回家,美美地睡上一觉……

(2月4日上午 记自无锡)

送考记(三)无锡记(4) - 老板老班 - 老板老班的博客

我工作时被同事偷拍了一张

  评论这张
 
阅读(67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