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板老班的博客

……教育的理想就在于使所有的儿童都成为幸福的人……(苏霍姆林斯基语)

 
 
 

日志

 
 

【美文】天堂的冬天  

2011-12-11 02:44:5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已很久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去记录下一些感性而慵懒的文字。每次都是匆匆,不停地穿梭于一座城市和另一座城市,往返于异地和故乡。沿途总有太多的风景与见闻,而我甚至都没有能够多看一眼就已经掠过。本想着每到一地,总要留一点“到此一游”的文字,却总是想得多,写得少。实在很敬佩甚至崇拜丁榕老师,几十年了,所有教过的学生的每一片纸都留下,以至于堆满了房间,也让生命如此充盈。丁老师是我的偶像,我甚至喊她“妈妈”。而我等一干凡人,经过得多,丢掉的也多。

生命中总是有些东西,虽然没能留住,却印在了心里。杭城有幸再次和丁榕老师在一起讲课,两代人搭起了人梯,为班主任同行铺路、导航。这样一个晴朗的上午,坐在最后一排,听丁老师的课,带着泪水和会意的微笑,除了震撼就是感动。丁老师宣布课间休息时,我站起身来为这位伟大的老师鼓掌。丁老师早已知道我就坐在后排,用手点着我笑。我知道她在心里说什么,都写在她慈爱的笑意中呢——又是你这小子,真调皮!带头起哄。

我之于丁榕,就是顽皮的学生和大爱的班主任,就是孩子和母亲的关系。在她面前,不管多大,都是一种做孩子和学生的感觉。由此可见,伟大的教师是有圣光的,让所有和他们接触的人只要一走近,就能感受到这种爱的恩泽。诚如我在一篇文章中所写到的那样:“卓越的班主任带着圣光(Holy Light)来到学生中,以自己独特的人格魅力给予学生最温暖而又是最坚定地引领——这是一种可以驱散任何阴霾、战胜一切困苦的力量。”

我从最后一排疾步上前,丁老师笑意盈盈,永远的微笑!此时的她已经站在那里不停地讲了两个小时。六十八岁的老人,依然如此美丽和坚强,额上还有汗水。这个冬天真的已经不冷!我和丁老师打招呼,因为另有安排,不能听她下半场讲座了。我知道丁老师也是来去匆匆,讲完课一定就走了。所以,接下来一定又有很多时间见不到。上次夏天见面时,本约好去北京看她,又因为种种理由没有成行,这次杭州一见,倍感亲切。丁老师说这次又听不到我的课了,我说我那点三脚猫的东西丁老师不听也罢。我在另一篇文章中曾经这样说过,“卓越的班主任,不必多说什么,也不必多做什么,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影响、一种引领。论起技巧,他也许并不特别在行,但大家之所以成为大家,已经无需用技巧或手段来证明什么,教育家本身就是教育。”当时写这段话时,脑海中只有丁榕老师的影子。她在,教育就在。

我对丁老师说我是来提前和你告别的,因为马上要出去,不能陪您吃午饭了,等我回来您一定已经走了……

拥抱了丁榕老师,没有任何不自然,没有任何拘束,那是唯一能表达我敬意的方式。出了温暖的会场,走进杭州的冬天,走进西湖的冬天。

天堂的冬天 - 老板老班 - 老板老班的博客

2010年3月,我与丁榕老师在浙江台州的合影

一般而言,我外出的时间都计算得十分精确,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很久。基本原则是讲课是工作,来了就讲,讲完离开。因为平时还有许多其他的工作,故而不可能悠闲地享受旅行的时光。但偶尔也有例外,比如今天,讲座被安排在下午,上午的时间就属于我了。听了半场丁老师的课,我还另有安排。

原来,此次来杭州讲学,非常巧合的是,《班主任之友》杂志的两位编辑,李菁老师和王皓老师正巧也在杭州开会。她们在武汉,我在南京,两地人居然在第三地相遇,世界太小!不见面真是对不起杭州这座美丽的城市了。更何况我们还有一位共同的朋友——杭州的名班主任郑英老师。郑老师的刻意把我们这次小型聚会安排在了西湖边上的“两岸咖啡”,为的是可以一边聊天一边欣赏西湖美景。郑老师真是有心人,就像她带班。

郑英老师是我所见过的最聪慧最干练的班主任。一个人带两个班,其中一个还是最差的、从别的班被踢出来的学生组成的特殊班级,班主任居然做得有滋有味,游刃有余!她总是用最实际的行动诠释着对学生的大爱,全无空洞的豪言壮语和华而不实的作秀。她高超的带班智慧让“班主任”这份又累又苦的工作变成了一门精妙的艺术。我绝不会掩饰对这位国内班主任界的后起之秀的赞赏,她的一线教育管理水平至少在我的视野里无人能及,包括我自己。近期郑英老师当选感动杭州十大教师,名副其实!

我们三地三方,武汉、杭州、南京,班主任和《班主任之友》,上午各忙各的,李菁他们开会拿资料,郑英老师讲课,我听课。忙到一定时候,从三个地点向着同一个目标汇合,想来也是一件有趣的事。

我打车绕着西湖整整开了大半圈,从南山路到北山路,从雷峰塔到曲院风荷,一边开一边欣赏窗外的风景。

此前来过杭州很多次,每次必到西湖,我甚至可以站在雷峰塔上把西湖十景一一点出并讲解给你听。不过今天我忽然发现自己还是第一次在冬天来到西湖,而更让我惊讶的是,西湖的冬天也是如此之美丽!

大约是前两天吧,江浙一带刚刚开始降温,西湖顿时有了冬天的意味。前天杭州还下了雨,游人稀少。而今天是个绝好的天气,虽然有点冷,却是阳光灿烂,晴空万里。冬季,最需要这样的天气,即使气温低一点,有阳光照着依然会感觉到温暖。

冬天的西湖,色彩仍然是那么丰富,而且很有层次。没有了春天的娇艳,却另有一种干净的美,很有风骨的美。在我去过的所有的风景区中,西湖绝对可以位居三甲,如果评选大城市主城区里的风景区,西湖是绝对的第一!

天堂的冬天 - 老板老班 - 老板老班的博客

 杭州冬天的天空

天堂的冬天 - 老板老班 - 老板老班的博客

 西子湖畔的小径

天堂的冬天 - 老板老班 - 老板老班的博客

 湖畔冬日之绿色

天堂的冬天 - 老板老班 - 老板老班的博客

路边随拍 

天堂的冬天 - 老板老班 - 老板老班的博客

 异国风情

杭州与苏州,历来有天堂之誉,这种评价绝对不夸张。杭州这个天堂,却有一个不好,车来车往太多太多,交通状况极其糟糕。堵车、打不到车,是最常见的两种情形,而且不分时间段地紧张。我好不容易打到的这辆车,一路磕磕绊绊,走走停停,开到岳庙前,离目的地还差不到一公里的样子,终于被彻底堵死了。车不动,我却正想动动。来到西湖边,不散散步,怎么也说不过去!于是下了车,沿西湖边,一边散步,一边向“两岸咖啡”靠近。

就在我行走的短短十几分钟里,各种美景再次让我驻足流连。真没想到!或许,这就是西湖吧——无论你什么时候来,季节、天气、时间,都能让你看到感觉完全不同的风景,而且用最恰当的方式显现在你面前。

可惜我的时间真没有那么富裕,一边行走,一边拿着相机拍拍风景,并不刻意停留,并不研究景深和色温,随手就是那么一拍,几乎是不需要寻找的风景,扎堆在镜头中呈现。我确实记录了杭州冬天的片段、西湖冬天的意蕴,就像满大街打出的广告——“西湖印象”(曾几何时,“印象”现象在各大景区开始出现,成为赚足眼球和钱袋的最佳武器),就是那么一种感觉和痕迹,大部分都会消褪,只留下一些碎片,最刻骨铭心的碎片,随时间而沉淀下来,不去搅动,它就留在相机里,留在文件夹中,无论在哪里,总是留在最深处。

天堂的冬天 - 老板老班 - 老板老班的博客

西湖边“两岸咖啡”的庭院 

天堂的冬天 - 老板老班 - 老板老班的博客

 休闲的客人

天堂的冬天 - 老板老班 - 老板老班的博客

 在如此优雅的环境里喝茶,是一件惬意的事

正寻思间,不知不觉到了两岸咖啡,王皓老师已经在门口等我了,不大一会儿,又等来了郑英老师。三方人马终于聚齐,热闹地坐在优雅的咖啡厅里,颇有小资情调。阳光透过仿古的窗格,洒满了房间,一道一道,明亮,温暖。我知道,那是空气中无数的纳米级颗粒在阳光的照射下成为了无数个发光体,一道漂亮的光路就这样出现了。这样的光柱往往给人以神奇的想象,想象着这是一条通道,通往美丽的远方。

我们是一组奇怪的组合,互相之间有的素未谋面,有的也只是偶尔遇见过一两次。但是,我们都能在第一时间把对方认出来,喊出名字,回忆段子,就像已经认识多年的老友。或许网络就是这么神奇,从没有见面的熟悉,从没有演练的默契,一见如故,没有悬念。说话的内容与风格都以为是QQ的延续,因为那时我们此前唯一的联络方式。

大家因教育而结缘,因一本杂志而成为朋友,更因为反复地锤炼内容与文字而成为至交。最美妙的作者与编辑的见面会,就在美丽的西湖之滨。回顾我与《班主任之友》杂志的交往,正好一年,短短的一年。或许是与我自命清高有关吧,我至今仍保持一项记录,从未向任何一家刊物投过稿。我知道这并不好,但改不掉。好在现在大家都熟悉了,也就不存在“你投不投,我要不要”的问题,一切都很默契了。

一年前,就是现在坐在我对面的这位美女,李菁老师,直接向我索要了我在博客上随手写就的日志,于是我的头像出现在《班主任之友》杂志的封面,一并出现的还有那篇《成就名班主任之七种武器》。没有李菁的约稿,没有王皓的催促,当然我也就不会那么精雕细作,当然我的很多日志也就不能变成铅字,因为我太随性地书写,天马行空的文风,让很多精妙的思想过于分散而难以捕捉。所以,有时也需要套上一个笼头。仅仅一年的时间,我即有大约五万字的作品发表在《班主任之友》杂志上,平均每个月四千字,超过了我在其他期刊所有发表文字的总和。而郑英老师发表的文字绝不在我之下。我们两个班主任为一份期刊一年提供了超过十万字的文章,所以,这样的聚会是必须的。

天堂的冬天 - 老板老班 - 老板老班的博客

左起:郑英、王皓、李菁、我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个多小时,但是依然非常愉快,这是我这么长时间以来最难得的一次放松。此前,之后,我都是忙得头都抬不起来。下午有我的课,非走不可了,尽管还有些留恋。她们几个一定要送我出门,于是我们走到阳光里,走到西湖边上,用各种组合和背景,照了很多照片。每个人都笑得很开心,融化了冬天凝固的空气。远山、近水、落叶、枫林,静静地陪伴。一瞬间,我居然又想到了大爱无言的丁榕老师,就像这冬日的阳光,给所有她能惠泽到的人以温暖;而和眼前沐浴在阳光中的郑英老师,神采飞扬,如灵动的西湖之水。能与她们同行,真的很幸福!

天堂的冬天为什么如此之美丽?茅盾怎么说来着?“人依然是风景的构成者,没有了人,还有什么可以称道的?”“人类的高贵精神的辐射,填补了自然界的疲乏,增添了景色,形式的和内容的。人创造了第二自然!”

      西子湖畔,美丽的丁榕老师和郑英老师,才是真正的风景。

——2011年12月10日于飞往重庆的航班上写就

  评论这张
 
阅读(1982)|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